蜀中行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shuzhong.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致加藤嘉一,也致困惑的年轻人》看得中国人直想哭醒世恒文

2012-06-08 21:35:51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时政热点 | 浏览 12457 次 | 评论 0 条

《致加藤嘉一,也致困惑的年轻人》看得中国人直想哭醒世恒文
 
 

引子

 

 

 

加藤嘉一(1984年04月28日)出生于日本伊豆;2003年4月“非典”高峰时来到中国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毕业;现任北京大学朝鲜半岛研究中心研究员,日本庆应义塾大学SFC研究所高级研究员。

 

加藤嘉一作为一个年青的普通日本青年,近一年成功地完成了自己人生炒作,他现在是世界各大传媒的金牌评论员,他上过央视,接受过凤凰专访,他现在开始在中国开始签名售书,他在中国拥有了大批粉丝,他开始名利双收,也终于露出了大灰狼的本来面目了。

 


《致加藤嘉一,也致困惑的年轻人》被加藤嘉一践踏的中国尊严
 
作者:水滴

加藤嘉一归根到底是日本人,他代表日本人的利益不足为奇。但是也许正如那个加藤所言,中国人再不进行反思,就不会得到尊重,而我们最应该反思的是,那一张张麻木的年轻的中国人的脸,到底是从何而来,又最终会从何而去?

在扬子晚报上看到的消息,下午先锋书店有讲座,是一个叫加藤嘉一的作家开讲,讲座题目叫《致困惑中的年轻人》,出于对先锋书店的热爱,也出于对文化讲座的热爱,就去了。

刚到先锋门口,就发现今天人来得有点多,门口停了好多车,往里走,好多年轻人,再往里走,平常举办讲座的那个沙发区已经里三层外三层地坐满了人,讲座已经开始了。在人群外,听到一个年轻的日本人用娴熟的中文讲着对社会、对人生,对奋斗当然也包括对中国一些现象的看法。我不认识这个日本人,之前也没听说过他,可以说是不了解他。在人群外找了个位置坐下来,听他讲,当时感叹他的中文还不错,讲得也很轻松俏皮。于是找了本他当天要签售的书——《致困惑中的年轻人》看起来。从书中我了解到,加藤嘉一1984年出生于日本伊豆,2003年4月来到中国,在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毕业,现任北京大学朝鲜半岛研究中心研究员,日本庆应义塾大学SFC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是中日交流的民间大使。在书的扉页上,特别指出了2008年5月3日,我们胡主席在北京大学接见了作为留学生代表的加藤嘉一。同时,在他这本书的封面上,注明他是在华最具话语权的日本人。可以说,这是一位在中国具有一定影响力的日本年轻人,他的言论是有一定份量的。

这使我好奇,这个年轻人是如何成长起来的。我认真地读他的书,他在书中写到,他在日本度过了他的黑暗的,穷困的,不堪回首的童年和少年时代。他在伊豆的农村长大,父亲事业不成,投资失败,经常有黑社会的人上门讨债,经常饿肚子。有时,超市里有免费食物供客人品尝,他和弟弟以此去裹腹,还被超市阿姨指责不能靠这样的方法混饭吃。就是在这样极度的贫困中,他获得了免费到中国公派留学的机会,来到了北大。应该说,近十年在中国的生涯,他一定刻苦和努力过,用他的话叫他很自律。他也一定善于对社会进行观察,也善于思考,更是一个能把观察和思考写下来的勤奋的人。可以说,到今天再来看他,他是在中国一步步站立起来,基本是可以触摸成功这两个字的一类人了。这个时候,我从内心是尊敬他的,我也认为,任何靠自身的努力奋斗起来的年轻人,都是值得尊敬和学习的。即使周围也有人在说,中国社会对老外格外好,老外在中国的生存环境和生存土壤都格外好。可那个时候我依然认为,这是一个清醒的,努力的日本年轻人,他的书写得充满激情,同时,可以说相当主旋律。

正当我在思考是否买一本也让他签名时,讲座进入到了自由提问和交流的阶段。我挤过密密麻麻的年轻人为主的人群,想拍几张清晰的现场照片发微博。这时,一个男生获得了提问的话筒,他羞涩地声音很轻,他说,加藤君,我注意到,提问的同学都非常礼貌,都用了您这个敬语,都是称呼他加藤君或者加藤先生,加藤老师。这个男生羞涩地提问说,加藤君,对于日本人在南京发生的事,不知道你怎么看,不知道怎样才能有更多的渠道去获知真相?事实上,这个男生提这个问题时并没有我现在这样重述时流利,他似乎是怕为难了他眼前这个加藤君。加藤嘉一应该也是感觉到了,所以他还微笑地鼓励说,没事,你坦诚地提。当他这样鼓励的时候,我心里甚至还有一点惊喜和温暖,我想到底是阳光和积极的年轻人,比较真诚。我甚至认为,这个讲座是谈年轻人的成长,不必提政治问题。
然而,然而我发现这也许是我们中国人的通病,我们这种善意到底是宽容还是软弱。日本人,有多少日本人真正会理解和感激我们的善意,而不是在表面的礼貌下实际是对我们的嘲弄和不屑。当然,是这个加藤嘉一的回答让我180度大转弯地产生了这种困惑。

加藤嘉一以一种轻松地姿态说:首先我要表扬你勇敢,问这个问题。关于这个问题,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中国和日本政府都需要反思,这是第一位的。他接着说,在私下里,日本很多右翼人士和他交流这个问题时说,中国政府和人民自己为什么不反思,当他说到这句话时,我心里还在想,我们是需要反思,反思,为什么这么大一个中国,会在当年被日本鬼子大屠杀成这样?然而我接下去听到他继续说,如果他们(指我们政府和人民)不反思,凭什么得到我们尊重。这算是他引用的他所交流的日本右翼人士的话,接下去,他就开始说很轻飘的说俏皮话,说什么这个时候他就对那些右翼人士说不要在意啦,什么不要弄得很难看的,这里他说得很含糊,我没怎么听清楚,总之是类似于打圆场的俏皮话。然后他又开始说,总之,这件事,真相是很难知道的,中国是这样讲,日本是那样讲,香港那样讲,台湾又那样讲,反正我不明白,我现在也不明白。

这个时候,我旁边几个男生开始和我一起脱口而出,不明白?什么叫不明白,意思是中国和日本说法不一,写在教科书里的历史不一,他不相信有南京大屠杀这回事?或者不完全承认有大屠杀这回事?我感觉到血液开始往脸上涌,我甚至开始在心里组织词语,准备提问,在此之前,我压根没想过要提问,对于年轻人该如何成长并强大,我自认为还不是很困惑,但是这个向这么多南京的年轻人正在进行讲座的日本人对于这段中国人刻骨铭心的历史的回答让我无比困惑,这就是一个从18岁来到中国,并在中国的教育和喂养下站立起来的人的回答?

只听他继续说道,如果中国政府不进行认真的反思的话,在西方,欧美(国际)是得不到尊重的,是绝对得不到尊重的,我紧盯着他的脸,这张日本人的脸,在说出绝对两个字的时候,完全没有了轻松和俏皮,一霎那之后,他开始轻松地教育和指导说,要想知道真相,就应该多出去走走,比如到香港,到台湾,到国外,当然,到了自由言论的地方,你也不要完全相信他们说的话,你可以多学几门语言,你看新华社的文章,用中文的和用英语,肯定尺度是不一样的。你多会几门语言,你会多了解一些真相。

无可否认,这个年轻的日本人已经熟练地掌握了传播之道,他轻松圆滑地避过了这个所谓敏感的问题,并且在暗示了他对南京大屠杀历史不承认不相信的同时,又温情脉脉地提醒中国年轻人要学习,不要只听一面之言。中国的年轻人是要学习,是要学会多元地获得信息和事实的真相,但是,你,加藤嘉一,一个从日本走到中国国土上再成长的人,一个不断在中国获得掌声和利益的人,一个在中国不断发出声音的人,就不应该认真并且真诚地面对历史吗?假若连这个基本的史实你也可以不明白的话,那你所谓地对社会的观察,尤其是对中国社会那么多的言论又建立在何种基础上呢?假强真的是一名在华最有话语权的日本人,如果内心对这段历史没有愧疚没有反思的话,凭什么给你话语权?

我已经感觉到一种讽刺,一种隐秘地正在发生的侮辱,我开始环顾四周,那么多那么多的年轻的中国学子,我多么希望有一个人能就他这个回答进行再提问,到底他不明白的是什么,这一切到底需不需要一个正在发表言论的日本人明白?

然而没有,没有一个人提,提问和交流还在喜气洋洋地进行中,有女生象温柔的小羊一样崇拜地问道,怎么样在成功后还保持简单?有女生好奇地问,你为什么认为中国女人比中国男人强势?我一直高高举手希望得到提问,直到最后一个从安徽过来的小男生,他是被获准提问的最后一个人,我看着他站起来,因为激动,他的声音抖得厉害,语句是断断续续地。
我暗暗希望,这样激动的声音,应该会就那个基本态度进行提问了吧。他问的是,你是怎么样成功的,成功以后你还会怎么样走下去?

成功,呵呵,中国的年轻人的确是更关注一个曾经一无所有的人,怎么样从零开始成功。成功,尤其是从卑微处出来的成功更诱人,至于民族大义,至于国人尊严,又关我何事呢?

问到成功,这个已经在中国享受到成功胜利果实的日本人不免轻松,他说,我的理想最终还是回到伊豆,去种田,我是从伊豆出来的,我最终当然要回到我的土地上,一片哗然,他们说,不会吧?悲哀顿时从心底升起!我看着这个日本人眼里流露出不屑和骄傲:你们不会理解的。纵然是真情也好,作秀也罢,人家至少是煽情了一把,人家即使是吃你中国的粮,喝你中国的奶获得了你们的掌声,人家惦念的依然是自己的家乡。只是我不明白的是,这样内心装有家乡的表演纯真的人,为什么会对这个他所说的第二故乡曾经发生的是他们亲手制造的惨烈暴行一把抹去,视同于无?

没有人问了,签售就要开始了,麻木的中国的年轻人,已经排成了长长的队伍,准备购买他的书。我在最后一排高声喊道,请问我是否可以在签售前再问一个问题。人群开始注意我,签售的工作人员,我看就是南京人,一个年轻女人,不耐烦地制止我,提问结束了,不能问了。倒是那个加藤,还犹豫了一下说,你到前面来。我从人群里走到前面,我说刚才你回答的那个问题让我困惑,如果对在南京土地上发生的事你不明白的话,你怎么作为在华最有发言权的日本人进行发言?他的脸色变了,工作人员围上来,不断制止我,说是需要开始签售了。人群开始围上来,大家对我表示出了强烈的好奇,对于这个突然在人群中喊出这个问题的我的好奇大于了对这个问题本身的反响。而那个加藤,我清晰地听到他回答我,你不要妨碍公共轶序。我大跌眼镜,我高声对周围问,请问我妨碍了公共秩序了吗?签售比基本的质疑重要吗?有男生大声呼应,没有妨碍秩序,你的质疑是对的。我开始朝人群大声说,同学们,难道在这样一个基本的问题,也是底线的问题没有回答清楚的情况下,你们就要开始签售吗?这是一个在中国有发言权的人,是一个和你们一样在未来共存的同龄的日本人,难道你们不需要问清楚他的“不明白”吗?你们能允许他的“不明白”吗?

周围,只有不停的闪光灯好奇地拍着我,甚至有江苏重要媒体的摄象机,但是几乎没有人去问一问就在边上已经开始签售的加藤。透过人群,我看见了他愤怒地看向我的眼神。透过人群,我也看到了长长的排队签售的麻木的年轻的中国人的脸。而我的周围,很多的人,七嘴八舌,有人说,你让他一个日本人怎么说啊?有人说,他不是说了日本也要反思吗?其中一个老者,居然说,这种心知肚明的事,你说有什么用,你问他有什么,你要是中国政府,他要是日本政府,去提提还差不多。还有人说,你需要他回答什么呢,他的回答虽然不怎么样,但也及格了。人群中,只有零星的几双晶晶亮的眼睛看着我,和零星的附合需要加藤作出回答的话,零星地几个摇着的头,零星的几句中国没希望了。更多的是围上来的,好奇的,看热闹的麻木的脸,和更多的沉默。我知道,他们大多数,已经被在中国成功了的加藤的成功真正征服了灵魂

作为一个从来没有反日情绪的人,即使在南京放映金陵十三钗之后,到处一片愤怒的骂日之声时,我依然坚持:日本的进步和先进有他的可学之处,日本的美丽和干净有他的骄傲之处,日本人的勤奋和努力有他们的可敬之处,但是,日本人在中国,尤其是南京,犯下的罪恶绝不可饶恕,任何一个日本人,必须真诚直面这段历史,也必须为这段历史在中国人面前深深愧疚,绝不是逃避,遮掩,甚至是否认和狡辩。任何一个中国人,都不应该允许这种现象发生,可是,今天,在南京,在先锋书店,这个文化人热爱前往的地方,发生的这一幕,我感到深深地困惑!

也许正如那个加藤所言,中国人再不进行反思,就不会得到尊重,而我们最应该反思的是,那一张张麻木的年轻的中国人的脸,到底是从何而来,又最终会从何而去?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唐朝三百年间对外战争的胜负表      下一篇 >> 春节探班《樱花开了》剧组拍摄现…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蜀中行

蜀中行每日独家好料,欢迎大家捧场及洽谈合作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